13865247895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技术认证
产品中心
成功案例
新闻动态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新闻动态

当初热情冷却之后

发布时间:2019-12-25

  从谷歌2014年32亿美元收购智能温控器厂商Nest至今,智能家居走过了风风火火的5年。这5年,智能家居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最初的争议、口水、喧嚣在更多行业共识中不断消声。这5年,可以说是智能家居探索的5年,虽然没能在快速发展的“速度与激情”中实现“破圈”、“进入千万寻常百姓家”,却逐渐趋于理性、平静和稳定,走上了更加清晰、明朗和简单的道路。

  5年前的智能家居,与今年所说的智能家居,有很大不同,不同点主要在于,当时的智能家居侧重点是传感器、环亚国际娱乐控制器,以及联网。换句线年智能家居大火之时,所谓的“智能家居”,智能没那么重要,联网备受关注,智能家居约等于“连网家居”(香港叫法)或物联网家居。正因如此,智能家居火起来后,大家比较关心的是,智能家居产品采用什么通讯协议,通讯技术之争成为早期竞争焦点。

  

  关于智能家居的通讯协议之争,主要有有线与无线之争,二者各有优缺点,如有线信号稳定,适合大型工程项目,但需要布线,成本较高,无线成本低,无需布线,适用于家庭智能升级改造等;无线技术内部之争,竞争主要在Zigbee、WiFi、蓝牙、Z-wave之间展开,主要指标为通讯范围、承载设备量、安全性、功耗等,后期低功耗、广域网技术NB-IoT、LoRa等加入,2019年5G也开始进入智能家居领域。

  尽管回头看起来通讯技术之争似乎也不过尔尔,但放到这几年的发展中可谓激烈。一方面,同一技术抱团取暖,组成联盟,吸引成员,共御外敌,如Zigbee联盟、Z-wave联盟、LoRa联盟等;另一方面,同一技术内部也存在竞争,甚至出现过业内轰动一时的“Zigbee联盟指责南京物联”(最初Zigbee联盟发内部邮件称南京物联擅称“联盟中国区总部”,引发口水战,结局反转,南京物联成为Zigbee联盟董事会成员)事件。

  如今来看,智能家居通讯之争已经尘埃落定,表面上无线技术成为智能家居、智慧家庭的主流,Zigbee、WiFi、蓝牙无线技术三足鼎立,但实际上各项技术各有所长、各有所用无可争议。随着智能家居场景由家庭扩展到城市,行业逐渐意识到,单靠一种协议并不靠谱,5G、NB-IoT、LoRa、Zigbee、WiFi、蓝牙、有线等技术综合应用才是大趋势。最近两年,智能家居通讯协议(技术)之争在无声中落下维幕。

  这是智能家居通讯协议之争的一个延伸问题,原因在于,通讯协议优劣的衡量指标之一是设备承载量——能够联接多少设备,采用承载量设备多的协议的企业,喜欢强调系统概念,反之则认为单品更适合智能家居发展。而更深层次方面,是智能家居的形态之争,事实上,即便放今天,也很难一句话描述何谓智能家居、智能家居是什么样的。

  本质上来说,单品与系统并不矛盾,系统由单品组成,单品也可以发展为系统。而之所以产生矛盾,原因除了背后的通讯协议之争外,还在于被谷歌、三星、苹果等大公司打了智能家居鸡血的创业公司所走的道路不同,入手WiFi插座、开关等单品企业自然要强调单品的价值,而Zigbee智能家居起步的公司更希望大家接受系统的趋势,一来二去,网络上充斥着智能家居单品与系统之争的报道,一时间硝烟弥漫。

  而大约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单品与系统逐渐不再是智能家居的问题。个中缘由,智能家居的物联网基因,要求向着类似系统化的万物互联方向发展,而智能家居天然碎片化的特点以及家庭需求的渐进性要求,使智能家居需要逐步以单品的形式进入消费者家庭。基于此,关于智能家居单品与系统,业内在不断的争论中达成了一种相对折中却比较符合智能家居发展规律的共识:单品是突破口,系统是大方向。

  当然,单品与系统之争逐渐弱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平台的出现,特别是苹果2014年WWDC上推出HomeKit,为国内的阿里、京东等互联网企业提供了入局智能家居的途径。平台的出现,实际也为通讯标准之争提供了解决之道,通过智能家居平台及相关技术(云等),各类智能家居产品都可以统一管控,如此采用哪种技术的重要性下降,至于智能家居形态是单品与系统也不再关键。

  当国内大概2012年出现灯泡、开关等家用设备可以用手机APP随时随地(远程)控制时,智能家居给人一种“时空穿越”之感,令人无比激动和兴奋。可以说,手机APP控制定义了智能家居,当时的智能家居就等于“手机APP控制”,没有手机控制,“智能”根本无从谈起。

  不过,手机控制的地位并没有持续太久,在2014年Nest恒温器跑红后,业内对智能家居有了更深的思考,认为真正的智能家居应该具有感知、分析、判断、学习等能力,手机APP控制一时间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被认为是“伪智能”。2015年初,手机控制基本与“智能”无缘了,只被当作智能家居的一种交互方式。只是,这种情况随着时间推进再次发生了反转,虽说手机控制很难算得上“智能”,但智能家居完全无法摆脱手机。

  在来回摇摆中,手机控制逐渐摆脱了被大肆批判的命运,彻底成为智能家居基础的交互方式,而且在远程监控、远程控制方面无可替代。然而,智能家居的交互远不止如此,AI技术的持续发展和应用,使智能音箱进入大众家庭,并于2017年实现爆发,语音控制成为了智能家居更加自然的一种交互方式,深得消费者认可。本地、手机、语音、手势、手表、电视,智能家居开启了多终端、多模态的复合型交互。

  更为重要的是,交互方式的多样性,使用户“就近交互”成为了可能。2017年8月,南京物联提出了“就近交互”的原则,即用户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就近找到最合适的智能家居控制方式,这种原则的好处是,让用户在不失交互乐趣的情况下,实现更简单、更高效的智能家居管理。至少,在“无感交互”和“零交互”到来之前,“就近交互”比任何一种方式都更加符合消费者的实际需求。

  从所谓的智能家居元年起,智能家居便成了香饽饽,引发企业竞相入局,入局者分布在地产、家居、装饰、家电、通信、互联网等各个领域,其中不乏大企业,如谷歌、苹果、三星、亚马逊、阿里、京东、华为、小米、海尔等。事实证明,智能家居之路并不好走,当初热情冷却之后,很多大企业蜻蜓点水,相关业务半死不活,很多创业公司备受煎熬,倒在了黎明来临之前。而经过几年的大浪淘沙,如今的智能家居基本形成了新格局。

  谷歌、亚马逊、百度等互联网企业。这些企业仍旧向智能家居领域发展,但发展初心已改,基本押宝智能音箱。谷歌,购买Nest、DropCam,开放智能家居平台,但基本不温不火,甚至火势将熄,更多是开放和提升智能音箱的能力;亚马逊一开始就是智能音箱为主,逐渐加一些可以配合亚马逊送货上门(物流)的智能门铃等;百度之路更像谷歌,如今也向小度智能音箱倾斜。

  小米、华为的物联网智能家居生态。小米的智能家居之路比较早,最初以智能路由为中心,随后转为智能手机为中心,2015年雷军曾提出,小米会高度聚焦在三类五款产品上,即手机、平板、电视、盒子、路由器这五个产品,之后,依托投资绿米、鹿客等深入发展智能家居,并成立米家品牌;华为在智能家居之路上,不像小米那么积极,但也采用了很多措施,如搭建平台,推出HiLink协议等,小米有类似的地方,如围绕手机建立生态等。不同在于,小米重投资,华为重合作。

  南京物联、欧瑞博、Broadlink等艰难活下来的智能家居企业。这四家是少有的相对专注于智能家居且成功活下来的企业。南京物联,技术驱动,目前业内专利最多的企业,有不少引领性的创新,受当地相关政府部门的支持,主要存活方式是传统的代理;欧瑞博,设计驱动,善长营销和推广,业内宣传做的最好,借助宣传成功吸引了投资,行业小有名气;BroadLink,原名是博联,主要面向家电提供WiFi模块,得到京东、百度等企业的投资。

  2017年10月,罗格朗联合南京物联在南京举行了一场智能家居高峰论坛,论坛的主题为“AIoT,遇见新未来”,重点探讨人工智能(AI)和物联网(IoT)合力下智能家居可能塑造的未来生活。活动影响力本身并不大,到场媒体非常有限,出乎意料的是是,本来只是一个合成词汇的AIoT通过此次活动得到裂变式宣扬,并迅速获得智能家居行业认可和传播。

  AIoT并不是一种技术,而是人工智能与物联网的代称,之所以受到欢迎,很大程度上在于英文上的结合,以及强大的指代性。在AIoT出现之前,智能家居技术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强调物联网技术,物物相联是主旋律,第二阶段强调人工智能技术,如深度学习、机器学习、语音识别、人脸识别等,设备内在的“智能力”是主流,AIoT的出现,很好地将二者结合了起来。

  一方面,AIoT从不同维度上对智能家居进行进一步的提升,广度上依托物联网技术实现设备互联互通,深度上依托人工智能技术提升设备自身智能水平;另一方面,AIoT突出人工智能与物联网合力的重要性,强调当前所说 “智能家居”的“智能”,既包含自身的“智商”(AI),又有与其他设备的协同(IoT),两者缺一不可。

  实际上,AIoT正成为智能家居对其他行业反向影响的一个典型。AIoT的影响力远不止智能家居行业,而是拓展到了整个科技圈,成为一个行业专用词汇,变得无孔不入。AIoT出现之后,越来越多的企业将AIoT作为战略方向之一,如小米将AI+IoT作为核心战略,定期召开专门的AIoT大会,发布AI和IoT相关设备的数据,推出相关的新产品,以及激励开发者等。就目前而言,在智慧城市、智能制造、智能物流等领域,AIoT也是关键词。